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作者簡介

王興堂,山東鄆城縣人,1998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獲學士,碩士學位。1998-2003年任教於四川美術學院中國畫系,
現為山東藝術學院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山東藝術學院黨外知識分子聯誼會副會長,中國文化部青聯委員,美術委員會委員,農工黨山東省委參政諮詢智庫專家,中央美術學院賈又福山水畫工作室創作導師,中央美院教育學院創作導師。山東畫院青年畫院副院長,山水畫藝委會副秘書長,山東省美術家協會理事。山東省少年兒童書畫研究會名譽會長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淺析中國山水畫的「通」與「變」

文/王興堂

不論東方還是西方,文學藝術的發展,除了由社會的客觀原因引起外,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其自身的規律性,也就是「通變」。

所謂「通」是指包蘊在豐富的文化遺產中的普遍藝術規則。參究古制,借鑑前人,才能左右逢源而不匱乏;所謂「變」指符合時代審美需求的新穎獨創的藝術個性。出奇制勝,日新月異,才能保持長久的藝術生命力。【1】石濤有雲:「古者,識之者也;化者,識其而弗為也。」【2】是指繪畫的成法(「古」)是前輩先賢繪畫的經驗結晶。對已有的成法進行徹底了悟,從而在實踐中不為前人的經驗所束縛而有創新(「化」)。也就是徹底了悟古人成法即為「通」,解脫束縛而有創新發展即為「變」。潘天壽亦雲:凡事有常必有變,常者,承也(繼承);變者,革也,承易而革難,然常從非常來,變從有常起,非一朝一夕偶然得之。【3】這明確說明了「通」與「變」的關係:「變」與「通」「承」與「革」是相統一的,是藝術發展不可或缺的兩者必須條件,就其繼承遺產的基本傳統方面就是「通」,就其發展變化革新創造方面就是「變」。了悟「通」與「變」是為了借「古」以開「今」,「通」中以求「變」。這就是中國畫藝術繼承與創新的辯證關係,這一藝術發展觀是符合東方藝術發展普遍規律的,也是一個基本規律。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對於攀登在藝術高峰征途上的中國山水畫家來說「師古」是個必經的階段。這樣如何「師古」就成為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從山水畫的發展史來看,存在著三種不同的狀況。第一種是「泥古不化者」。就是偏面強調「通」的復古主義,只知珍古不知貴今,他們拜倒在古人腳下,抱殘守缺,墨守成規,勦襲模擬,亦步亦趨,專以摹古為能事,奉古代大師為神靈,動輒仿某某,擬某某,只在規定的套路上把傳統即定的符合加以羅列編排,閉門造車,不師造化,畫面毫無生氣,造成體勢漫弱,光是技法上的堆壘,如「床上安床」,「屋下架屋」。這種現象以清中後期的四王、小四王、後四王為最。第二種是脫離了「通」而片面地一味求新求變。石濤有雲:「畫家不能高古,病在舉筆只求花樣」【4】。這類人忽視了藝術發展的歷史傳承性,根本沒有接觸到傳統或僅是隔著「牆頭」向裡看了兩眼,連「筆墨」、「六法」
還不知為何物,甚至連生熟宣紙都分不清,就高喊著改革中國畫。這種「疏古竟今」的現象於今日社會尤為嚴重。改革開放後,國門大開,西方各種現代藝術思潮一下子湧入中國,在國內引起了很大的騷動和不安。大家(尤其是青年藝術家)紛紛為中國畫的發展出謀劃策或積極地投身到藝術實踐中去。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其共同的戰略,是用西方的現代美術來「改造」中國畫。在李小山「中國畫窮途末路」的號召下,「新文人畫」、「實驗水墨」從不同角度對中國畫進行大膽的改革,為中國畫的現代化做了諸多探索。但因他們在師承傳統方面或停留在表面或根本拋棄而使其在轉型的路途中迷失了方向,最終停留在迷茫狀態中。任何偏離藝術軌跡,極左或極右的偏面發展,都會使中國畫的發展陷入誤區。第三種是「師古而化之者」。在學習古代優秀繪畫遺產的基礎上,別出心裁,勇於創新,大膽建立發展自己的藝術風格,以達到「通」中求「變」,「通古制今」的目的。凡在藝術史上卓有成就的藝術家都屬於這一種,他們不僅懂得繼承優秀傳統文化(「通」),更懂得只有革新創造才能別開門戶自成一家(「變」)。縱觀整個中國山水畫史,我們不難看出每一位大師都是在繼承傳統創造出奇蹟,後又成為傳統的。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師古」是必須的,「如何師古」是重要的,「師什麼」則是關鍵。黃賓虹言:「要之屢變者體貌,不變者精神。精神所到,氣韻以生,本於規矩準繩之中,超乎形狀跡象之外」【5】。的確,山水畫初興之時,空勾無皴,至荊浩時才有了皴法。宋代,發展了「可遊可居」的理想山水,理想的古典美達到極致。元代「書法入畫」的文人山水畫興起,更注重了繪畫語言本體的發展,明清山水畫則是文人畫筆墨個性的極端發展。很顯然每個時代都有自己鮮明的藝術特徵。即使同一時代的畫家其風格也不盡相同,例如,同師董其昌的「四僧」與「四王」其藝術風格、藝術主張就截然不同。每位大師在山水畫史上都有其異於他人之處。雖然如此,但山水畫傳情達意的功能,對「象外之象,意外之意」意境的追求和對畫面「氣韻生動」的經營都不曾改變過。這樣,對傳統繼承的當是其「精神」而不是「體貌」。而「精神」
「本於規矩準繩之中,超手形狀跡象之外」【6】。所以要得傳統之精神必從理法規矩入手。正如黃賓虹所言:「故言筆墨者,舍置理法,必鄰於妄;拘守理法,又近於迂;寧遷毋妄,庶可以論畫史遷已」。【7】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師古」是學習山水畫的必經之路,「變革」則是成就藝術家的必備條件。歷史上任何一位有成就的山水畫家無不是變革者。黃賓虹在《中國山水畫今昔之變遷》中有言:「五代荊浩,善言筆墨,尤尚皴鉤,關仝學之,為得其傳,變而為簡易。宋之董源,下筆雄偉,林霏煙靄,巨然師之,獨出已意,變而為幽奇,其與李成,熟熙範寬畫寒林不同。至米代父子,筆酣墨暢,思致不凡,水黑畫中,始有雅格。劉、李、馬、夏,時當南宋,專尚北宋,雖號精能,均有不逮。二米之畫,最為善變。元之趙鷗波,高房山;及其叔季,有黃子久、吳仲圭、倪雲林、王叔明,皆師唐宋之精神,不徒襲其體貌,所為可貴。明之沈石田、文徵仲,力追古法,而長於用筆墨。唐子畏、仇實父,兼師北宗,更研理法。董玄宰上窺北苑,近仿元人。婁東、虞山學之而一變,新安、邗江學之而又變」【8】。由此可見在「通」基礎上求「變」是中國畫藝術發展的必然規律。也正因此中國山水畫藝術才如此豐富多彩、源淵流長。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變」是必然的,該如何變呢?「變其所當變,體貌異而精神自同;變其所不當變,精神離而體貌亦非也。」所要變的自然是「體貌」而非「精神」。換言之言「變」是指變陳舊的、過時的不適應時代需要和審美要求的觀念、情感和方法,是對傳統的積極揚棄,是符合藝術發展規律的新創造。任何不顧傳統,違背藝術發展規律的一味求新求奇都與「變」相背離,不是真正的「變」。比如,「五四」新文化運動後,西風東漸,許多有識之士紛紛引西畫異質入中國畫來改革衰微中國山水畫。以「二高一陳」為代表的嶺南畫派,首先對中國畫進行了折衷型改造,其藝術表現雖然積極響應了當時引進寫實主義的呼聲,但因其對寫實主義的狂熱,刻意追求中西融合、忽略了山水畫發展的藝術規律而最終使其探索停留在淺層的技術表現上,失去了山水畫的韻味,顯然其對藝術的理解是很情緒化,很片面的。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而同樣走中西融合之路的畫家林風眠與李可染則站在東西方藝術的高度上分別從不同角度借鑑西方藝術入中國畫,從而使中國現代山水畫在形式語言上不同於古典山水而具有了現代性,同時他們又通過本質上的寫意性與傳統山水保持了一致。而傳統派代表人物黃賓虹與張大千則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以西畫為參照通過不同的方法發展了傳統山水畫語言形式的抽象性,從而完成了傳統山水畫的現代轉變。這四位大師的成功就在於懂得「變」是在「通」基礎上的「變」,「所變者是體貌,不變者是精神」。再比如,「八五新潮」是中國繼「五四新文化運動」後又一次大規模的「西風東進」運動。這一次人們對西方藝術的狂熱與「五四」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改革的結果卻不像人們所企望的那樣真正使中國畫改頭換面,而相反的走到一種尷尬的境地(如實驗水墨的實驗)。原因就在於其對傳統文化的完全拋棄而走進一條技法遊戲的死胡同。實踐證明,中國畫並沒有「窮途末路」,只要其根植於本民族文化中求發展,其藝術生命就不會枯竭。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另外,「變」對於具體的藝術家來說必須是符合藝術家自身條件的「變」,它與藝術家的氣質、情感、學識、素養等緊密相連。不同的畫家應有不同的「變」,而不是盲目的一味追隨某一定式。如林風眠、李可染與黃賓虹、張大千變革山水畫的角度就很不同,前者是融合,後者是傳統,這是眾所週知的。同時,林風眠的融合也不同於李可染:林風眠借鑑的是西方現代藝術的成果,從構圖形式,光色等方面來改革山水畫,這與畫家的留學經歷是密切相連的,而李可染借鑑的是西方寫實主義。他在年青時,曾學過西畫寫實素描,這使他能準確把握結構,真實地刻劃自然,注重畫面空間和層次的三度縱深感,他把光影引到寫生中,從而奠定了「李家山水」的風貌。同樣是繼承傳統,黃賓虹發展的是「遺貌取神」的
「寫心論」,張大千則發揚了「形神兼備」的「以形寫神」論。這也是因二人的學養,氣質,經歷喜好的不同而相異的。總之,「變」是發自內心的自然而然順理成章的事,決不是勉強,生搬硬造出來的。是畫家窮一生之力,嘔心瀝血的結果,決不是一朝一夕的狂熱一蹴而就的。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通」是「變」的基礎,「變」是「通」的目的。二者是密切相連相輔相成的,沒有「通」的「變」是無基之廈,沒有「變」的「通」是無冠之木。實踐證明,只有「通」「變」結合,山水畫藝術才能源遠流長,異彩紛呈。

參考文獻:

[1]週裕鍇.宋代詩學通論﹝M﹞.成都:巴蜀書社,1997.

[2][4]孫世昌.石濤藝術世界[M].瀋陽:遼寧美術出版社,2002.

[3]潘天壽畫語[M].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1979.

[5][6][7][8]黃賓虹美術文集[M].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1990.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收藏年鑑·當代著名畫家——王興堂

▲王興堂·國畫作品


贊助連結